《八仙麻将图》与国标麻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和为贵

加拿大国标麻将协会技术总监 王应辅员先生手中有一幅构思精巧、趣味横生的《八仙麻将图》,这对研究麻将文化历史、探讨国标麻将形成的大背景很有意义。 让我们怀着一颗平常心,细细端详这幅画的细节,慢慢体会其中所包含的丰富信息,也许会让我们更加热爱国标麻将。  

我试图从三方面来阐述此图带给我的思考:

1,从欣赏国画艺术的角度: 此画是中华民国初期的香烟招贴画,是由青岛玉春号香烟公司制作,相当于商品海报,但又作为年画赠送给顾客。作者画风严谨,构思缜密,人物表情丰富、自然、细腻,衣着各具特色,比例匀称,作者也仍继承了传统中国画的散点透视画法,给后人留下了一幅难得的麻将游戏图。 该画以民间游戏—-搓麻将为主题,以极具中国民间传说中的八仙为游戏人物,陪衬以中国画常见的元素:崇山峻岭、白雾青松、亭台楼阁、玉笛仙鹤、木桌石凳,勾画出一幅令人心旷神怡、飘飘欲醉的仙境。 而在这美妙的时刻,仙人们也耐不住寂寞,也需要充实自己的业余爱好。于是,八仙桌一摆,四仙将牌铺开,另四仙一旁围观,笛声风声,鲜花仙桃,好一派陶醉于人间游戏的美景。 此画采用擦笔水彩画技巧,画家大胆将凡间游戏与传说人物有机地结合,使国粹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。
2,从麻将在民间的流行角度: 八仙代表了世俗的三教九流,八仙打麻将也就表明麻将是一种大众普遍可以接受的智力游戏,不受任何流派门第的排斥,也表明任何人都可学习麻将,都可以成仙成师; 八仙打麻将能上香烟广告的招贴画,这充分表明100年前麻将的普及程度和受欢迎的程度,证明麻将源于中国,成熟于清末,普及于民国,完善于世纪交替的20年前。 这也提醒我们,麻将是国粹,是高级、有趣、有魅力的智力游戏,我们一要继承,二要发展,三要推广,让智力游戏宝库中的这朵奇葩永远绽放。 从画面可以看出,八仙打的是健康麻将,不涉及赌博,衣着得体,气氛友好,行牌有规矩,做牌有规则;可见,当时,麻将完全可以走出庸俗,走出混乱,走出低级。
3,从桌面牌局番种的角度: 国标麻将集各地打法番种之精髓于一身,有坚持,有革新;但从本牌局可以看出,那时已经有起和的番数限制。从张果老成和的牌型和番数,可以判定,他们采用的就是我们现在国标规定的“8番起和”标准。 下面,我们逐一分析四家手牌的番种: 张果老—- 立:22+456+89条+456+789万 听:7条 和:7条(自摸) 番种:不求人4+平和2+缺一门1+连六X2+喜相逢1+边张1=11番(典型的低番组合) 曹国舅—- 明:北北北+发发发 立:111饼+白白+77条 听:7条或白(对倒) 番种:碰碰和6+幺九刻X2+箭刻2+缺一门1+(如和白,则加计双箭刻4)=11番(主体番种是碰碰和) 铁拐李—- 明:中中中+西西西 立:11+234+56条 听:147条 番种:混一色6+箭刻2+幺九刻1+连六1=11番(主体番种是混一色) 汉钟离—- 立:123+456+7888+999条 听:1346789条 番种:(如和7条)清一色24+连六1+幺九刻1=26番(主体番种是清一色) 非常有趣的是四家都可和7条,而当时,牌墙里只剩一枚7条,谁先摸到谁先和。 从上述三个主体番种可以看出,当时有成熟的番种和严格的“8番起和”限制;而国标麻将正是继承发展完善了这一套游戏竞技体系,去粗取精,与时俱进,形成了今天的《国际标准麻将竞赛规则》。
仅仅从这幅画,就可以读出这么多宝贵、有价值的信息;所以,我们的麻将有悠久的历史,有人见人爱的辉煌时代,更有走向世界、面向未来的新世纪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